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广州天河区做第三代试管婴儿多少钱_广州天河区试管婴儿费用_365助孕

彭博新闻:中国男人的“小蝌蚪”不给力 催生的

时间:2019-05-25 05: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二胎政策放开,不孕不育率持续上升,婚育年龄推迟众多因素都在指向中国辅助生殖市场风口的到来,巨量的辅生需求会如何得到满足,这些等待许久的小蝌蚪究竟会通过本土渠道还是

  “二胎”政策放开,不孕不育率持续上升,婚育年龄推迟……众多因素都在指向中国辅助生殖市场风口的到来,巨量的“辅生”需求会如何得到满足,这些等待许久的“小蝌蚪”究竟会通过本土渠道还是海外渠道最终抵达生命的温床?

  一个稀松平常的下午,北京家圆医院门外,一位神情严肃的北方汉子正抽着闷烟。他是老张,38岁,无子女,和他35岁的妻子不远千里从北方老家赶往首都只为解决一个问题——通过辅助生殖技术要上孩子。

  彭博新闻近日刊登的报道用这样具有画面感的描写勾勒出中国不孕不育人群的焦虑与渴望。事实上,这对夫妻并不“孤单”。在中国,数百万人正试图通过辅助生殖技术来实现他们“为人父母”的梦想,这一市场的潜在估值有150 亿美元。

  彭博新闻认为,生育问题由于其影响广泛,已经不单单只是小家庭的“内务”,更成为中国转型期的一大瓶颈。然而矛盾的是,虽然国家早在2015年就放开了计划生育政策,但是精子质量下降,高龄产妇等一系列的健康问题却使得怀孕本身变得困难了。

  中国人始终注重宗族观念,只要“二胎”的闸门放开了,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求子”需求涌出,于是从中国到澳大利亚再到加利福尼亚的辅助生殖企业都千方百计想从这个发展迅速的市场中分一杯羹。

  在过去,中国人口政策的核心一直是控制人口过快增长,随之配套的计划生育政策也严格执行了相当长时间,但随着中国的人口红利逐渐消失,劳动力面临严重萎缩,国家人口政策的重心也从控制生育转向了鼓励生育,并在2015年开始松绑“二胎”的相关政策。这一政策转向无疑从整体大环境上为中国辅助生殖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

  同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中国的精子供给数量也相当令人担忧。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中国健康改革专家黄延中(Yanzhong Huang音译)表示,受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所带来的高污染,高生活压力,晚婚晚育的生活方式,以及酒精和烟草滥用等因素影响,中国成年男性平均每毫升精液中精子数量已经从1970年初的1亿骤降到了2012年的2000万。

  这一数据并不是外媒在耸人听闻,据中国精子库的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全国不孕不育患者都在增加。据统计,在中国,每年约有10万试管婴儿出生,目前,中国不孕不育患者已超过4000万,占育龄人口的12.5%。不孕夫妇呈年轻化趋势。

  而另一项针对中国中部地区生殖状况的研究也显示,在2015年,只有18%的研究受试者具有足够的健康精液作为精子供体,而在2001年,这一数字则高达56%。中国精子的质数堪忧,无疑给自然受孕带来了相当大的困难。

  尽管如此,在中国,不孕夫妻“求子”愿望仍然非常之大,这进一步推动对于像试管婴儿(IVF)等的辅助生殖服务的需求。

  根据BIS的相关研究报告,中国的IVF(试管婴儿)市场2016年整体市场规模已经达到了6.7亿美元,并且预计到2022年这一数字将跃升至15亿美元。

  同时华创证券的研报估算显示,即使仅有65%的中国不孕夫妇选择寻求治疗,以每对夫妇平均支出4万元计算,整体辅助生殖市场的总价值也有约1070亿元。

  复星集团参股的和睦家医院CEO 李碧菁(Roberta Lipson)在接受彭博新闻采访时表示“目前在中国,公立医院的辅助生殖医疗资源被超负荷使用,这很大程度影响了患者的就医体验”。

  和睦家是民营连锁医院品牌,已经获批在天津从事过两年的试管婴儿及其他辅助生殖服务业务,并且在中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都有着丰富的临床实践经验。

  不过彭博新闻的报道认为,在中国当前这些业务要想顺利推广还需要克服许多的监管障碍。例如,在中国,单身女性不被允许冷冻自己的卵子。这些限制催生了患者出国就医的想法。

  “相关规定简直就是我们开拓中国市场的一道坎,比方说:一家诊所想要开展两年的IUI业务(intrauterine insemination,宫内人工授精),至少需要满足两个条件:1.有配备齐全的人工授精诊所;2.雇员人数达到规定下限。这对于我们而言成本太高了。”天津和睦家医院辅助生殖部的负责人Masoud Afnan谈到。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统计,截至2016年,全国有451家精子银行和医疗机构获准提供辅助生殖服务。但这些服务相对于巨大的辅助生殖需求而言可谓是杯水车薪。

  海通证券分析师在一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辅助生殖服务已经成为中国医疗市场中发展最快,潜力最大的细分领域之一。”

  海外行业分析机构认为,众多的海外辅助生殖医院,包括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上市的IHH Healthcare Bhd,泰国的Bumrungrad医院以及曼谷的医疗服务机构Dusit 都将受益于中国辅助生殖服务需求的增加。

  由于在中国国内开展辅助生殖业务面临严苛的标准,而国内合规的辅助生殖医疗资源又难以满足国内巨大且精细的辅助生殖需求,于是“求子”心切的患者纷纷选择“曲线救国”绕道海外去寻求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辅助生殖医疗资源。这就为众多的海外辅助生殖医疗机构带来了巨大的商机。

  ▵一名胚胎学家在新加坡的Virtus健康生育中心观察第3天处于卵裂阶段的胚胎。来源:Virtus Health Ltd.

  在澳大利亚,一家提供辅助生殖医疗服务的公司Virtus Health定期都会接收到来自中国的客户。

  由于在中国开展辅助生殖业务限制重重,Virtus主要是通过与中国的医疗旅游机构合作,使用短期旅游来帮助中国客户进入澳大利亚和新加坡的诊所,进而获取到相关辅助生殖医疗服务的。

  该公司CEO Sue Channon说,该公司配备有中文流利的生殖医学专家,科学家以及医护人员,并且公司也有中文版的官方网站。

  而美国南加利福尼亚生殖中心的联合创始人Mark Surrey则表示,过去一年里,该中心约20%的患者都是来自于中国。

  “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具备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和知识水平,他们能够选择他们所想使用的生殖技术,”萨里说。

  除基本的辅助生殖服务外,该中心位于加利福尼亚的诊所还提供胚胎性别筛选的服务。这些服务对于禁止胎儿性别选择的中国大陆客户来说太有诱惑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